南染_停滯期。

【劍三 / 蒼花】蒼雲和萬花的故事。(be注意)

好久不見了。
內含一點點花蒼,還請不要見怪。

_正文↓↓↓

燕曜十四歲加入蒼雲軍,十五歲在雁門關的茫茫大雪下遇見墨書影。

儘管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自己非常狼狽,不過墨書影還是笑著說了,他說那時候的燕曜長得很漂亮,根本就不像是個會從軍的人。簡單說,他大概覺得燕曜是從七秀坊來的。

「不冷麼?」十五歲的燕曜身高倒是挺高的,他低頭看著約莫只有十三四歲的墨書影問。
墨書影抬頭看著對方,一雙深紫色的雙眸眨呀眨的,「唔,不大冷。」他揉揉自己凍紅的鼻子說。
燕曜挑起眉,「得了吧,看你紅透的鼻子。等我一會。」墨書影只得點點頭,站在原地等燕曜回來。
沒多久後他就看見了那一身黑的人懷裡抱了毛絨袍子,走近後就往他頭上扔。
「越晚風越冷,越刺骨。雖然不曉得你這麼晚不睡還幹麼站在這雁門上頭的,不過穿著吧。」

在這之後,墨書影就一直記著燕曜那時的笑。
淺淺的,卻不冷漠,帶了點溫暖。

後來,墨書影為了學醫術回到了萬花,再回到蒼雲時已經是五年後的事了。

他看見了又長高了的燕曜,臉卻沒有以前細緻漂亮,反倒多了些冷峻。
也許是因為長期戰爭還有雁門風雪的緣故吧。他想。

那天夜裡,他一樣跑到了雁門上頭,儘管不曉得今天值班的是不是燕曜。
反正,不是燕曜再回頭睡就行了不是?

「故人相見,不用打個招呼?」燕曜背對墨書影,淡淡地說。
披著袍子的墨書影抖了下,「唔?燕曜?」「恩。」
在這之後墨書影每晚都扯著袍子在燕曜身邊和他說盡了這五年間發生的大小事,燕曜總是靜靜地聽,等到墨書影的話題到一段落結束了,他也會簡短的說這五年都做了些什麼。

再後來,墨書影一待就是待了個幾年幾年的,和燕曜有了感情。

「墨書影,我告訴你一件事。」「好呀!你說吧,我聽著呢。」「我喜歡你。」「唔?!」

墨書影被燕曜突如其來的話語嚇得不清,瞪大了變細長的雙眼看著燕曜,「真的?」他問。
燕曜點點頭,「恩。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大概是十五歲第一次在雁門上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吧。」「噗哧。第一次見面呢,怎麼會喜歡我?」「你的眼睛吧。很漂亮。」

燕曜如墨的雙眼裡攢了滿滿的寵溺,這時候全都透過眼神給了墨書影。

「我答應你,這輩子就只愛你一個人。」

「我,要離開了。不知道這次還能不能回來。」燕曜輕輕地撫去墨書影那因風而纏上臉龐的黑髮說道。
墨書影死抓著燕曜的手,「一定能回來的!你這麼厲害!」
燕曜卻搖了搖頭,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這次不一樣。我知道你有我的畫像,拿來給我吧。」「你要做什麼?」這是墨書影第一次這麼害怕燕曜。
「毀掉吧。要是沒回來了,你也不用看著那畫拼命的掉淚了。」
「我不要!」
燕曜嘆了口氣,「墨書影,給我。」對方眼裡噙著淚水不停地搖頭,「我不要!」
「那你答應我,我如果沒有回來,把畫撕毀吧。」燕曜下了最後通牒,彷彿墨書影若不答應,那他現在就立刻將畫撕毀似的。
墨書影對上燕曜的雙眼,默默地低下頭,「好。」

「我愛你。但是不要等我,就算當初說過只愛我一個人。」燕曜抱著墨書影在他的耳邊輕輕說。

最後,燕曜沒有回來。

墨書影看著墓碑上刻著自己摯愛的名字,沒有哭。
他只是淺淺的笑,笑燕曜總是不會說謊,笑他總是不會食言。
「這次..只要食言這次就好了呀...。」
他抱著有燕曜模樣的畫,不敢打開,怕只要打開了,眼淚就潰堤了。

「這是你留給我最後的東西了,現在,還給你吧。」墨書影將畫埋在燕曜身旁的空處,起身離開。

「師傅,為什麼我總是沒見過師丈呀?」有個十歲的孩子拽著墨書影的衣角,天真地問。
「他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了呀。蘀兒看不見他的。」墨書影揉揉孩子的髮笑答。
「那師傅為什麼不去找蘀兒看的見的師丈呀?」
「因為,我答應他我這輩子就只愛他了。去找新的師丈,他肯定會氣得跑來念我的。」

傻子,我不是說了不要等我了?

评论
热度(3)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