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_停滯期。

【排少 / 牛及岩】遺憾,摯愛。

*及岩BE。

信箱裡有一封,有著喜氣紅色的信封。
岩泉看到的第一眼,心裡想法不是刺眼了,
「終於有個人能好好的寵著你了吧。」他笑。

高中時和及川有著複雜的關係,已經不單單是二傳和ACE的關係了。

曖昧著,但誰也沒有跨過那一步。

畢業後雖然沒有斷了聯繫,但岩泉知道那層關係已經被及川抹去了。
也不是無聲無息,及川畢業時在他耳旁說的畢業快樂,他記憶猶新。
只因為他聽出了及川話中的意思。

「分開吧。」話裡的意思,就是這三個字。
那時岩泉還想著要是自己沒那麼了解及川徹這個人就好。
還能裝傻繼續著這段複雜的關係,或許也能阻止牛島和及川告白也說不定?

後來,牛島和及川的聯繫越來越密切,當岩泉偶爾和及川碰見了,他身旁的人也是牛島。
「好久不見!小岩泉。」及川拎著手上的餅乾朝著岩泉揮手,牛島則是推著推車。
「哦,好久不見。」他沒問他倆的關係,淺顯而知。

岩泉抽起喜帖,扔上了客廳的桌子,倒杯水後拆開看。
內容是一般喜帖會有的內容,照片上牛島的臉被及川用麥克筆畫了兩撇鬍鬚。
不過背面還貼了紙條。

「小岩泉,你會來的吧?來及川先生的婚禮!」後面還畫了個吐舌的表情。
「我相信你會來的啦哼哼!也許你會想和牛島說些話吧?例如怎麼好好照顧我之類的哈哈哈哈,開玩笑的,要來啊!不來的是小狗!」然後是及川的簽名。

岩泉收起紙條,笑了出來。

當然會去啊。

到了當天,岩泉西裝筆挺地坐在上頭牌子寫著青葉城西排球隊的桌子,和其他人聊著天。
「那時還以為岩泉你會和及川在一起呢!」不知道是誰起的頭,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
岩泉嘆了口氣,「我也以為。」他輕聲地說。

之後牛島一身黑的西裝迎著及川那一身白,畫面和諧,卻好似有些刺眼。

儀式結束之後,牛島走到岩泉身邊示意他出來,有些話要聊聊。

牛島看著岩泉,「及川是你的遺憾吧?」他問。
岩泉一愣,隨後苦笑著點了點頭,「是啊,是遺憾。一個很美好的遺憾。」
「但如今他是你的摯愛,好好對他,不然我饒不了你啊。」
牛島勾起一抹笑,「我會的。」

评论(5)
热度(27)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