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_停滯期。

【排少 / 牛及】無標題。

—Be注意。

沒人能管住別人。
能管住的只有自己。

就算是球場上的神明大人也是。

他愛及川,愛透了。
對他來說及川,像極了煙火。

燃放,隨後在天空中綻開。
很美,但也只是曇花一現。

牛島常看著那時暑假和及川出去玩被及川拍起來牽著手的照片,他想問,
到底是真的愛他,還是只是新鮮感?

「小牛若,我不會去白鳥澤替你傳球的,放棄吧!」及川做著鬼臉,說完後還吐出舌頭。
「但是我會在你身邊的。」在要跟著青城的夥伴一起走前他輕輕的拋下這句話。

那時牛島相信著。
並且深信不疑。

現在呢?

牛島看著照片笑了出來,誰知道。
也許哪天,他就回來了,或者他們一起離開這段感情了也說不定。

评论
热度(8)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