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_停滯期。

【劍三 / 蒼策蒼】不全。

大家好,我是be狗。
我們先做個小約定!

第一、別寄刀片給我。
我是真愛相信我!

第二、說好不打臉。
朕靠臉吃飯的,怪不得這麼瘦!

然而我希望我可以,寫些傻白甜來安慰自己沒有爹當情緣的痛。可我發現我只能發洩我滿腔怒火!(牽拖

【蒼策蒼】不全。

***

從何時開始的?
他的臉上已經爬滿倦容,沒有以往義氣風發的模樣。

已經成了疲倦的對話,那滿臉的無奈,被雁門關前的雪花一點一點慢慢覆蓋。

「李宸!李宸!你快醒醒...」一身漆黑玄甲的男子正劇烈搖晃著倒在雪地上一身銀甲紅裝的男子,那人雙眼半睜,嘴角帶著血絲卻擒著笑。

「別喊了...我很累。燕楚孫你讓我睡一下好不好?」李宸抬起手,抹去燕楚孫的淚水,一雙暗藍的眸子倒映著對方哭醜了的帥臉,他笑了笑,「又不是回不來了,讓我...睡一下就好...。」李宸邊說邊放下手,閉上眼。

當時燕楚孫抱起人來跨上馬直奔萬花谷,可最後送到時卻被宣告死亡。

多年以後,那頭黑髮多了幾絲白,彷彿沾染上白雪一樣,他站在雁門關前面迎風雪,輕輕的說

———「李宸,你會不會睡的太久了?我好想你。」

他的聲音很輕,被風蓋過,卻又好似故意讓風將自己的話帶給當初代替自己戰死沙場的摯愛,那句來不及說出口的...我好想你。

评论
热度(9)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