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_停滯期。

【劍三 / 明唐】大漠煙烽起。

 @▶HaYa‖翎 →娘子,說好的明唐給你啦。

好的,我的喵哥還沒滿等。

但是我要來更文了!!!!!!!!!!!

BTW,取名無能,題不對文。

————————————注意事項。

1、唐絕最後仍然沒有自己爬上山。

2、明唐,成男X成男,非BG。

3、OOC,OOC,OOC。

————————————正。文。

人人都說明教的山不要爬,可那人偏愛去爬,叛逆的很。

那是個剛出師的炮哥,名叫唐絕。

別人去明教通常是解任務、蹲情緣,再不然就是去三生樹觀光,除了他,唐絕,是去爬山的。

為此唐門的師兄弟們都在笑話他。大家見了唐絕就對他說一句:「哎喲又要去當喵啦?」然而唐絕並不在意,默不作聲的離開。

其實唐絕長的挺俊的,只不過有些鑽牛角尖。別人說不能做的他偏愛做,錯過了許多唐門好姑娘。但是唐絕長得很俊,愛慕者仍是多的可以,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覺得沒有喜歡的對象,所以還是常常往明教去。

直到有一天,他遇上了也在爬山的人。

可那是一隻喵,真真正正的喵。

那喵在他爬到他身邊時看了他一眼,然後拉起自己的帽子戴上,快步上山。「欸,你等等。」唐絕在他跑了兩、三步後喊了他。那人回頭,「恩?」然後就掛在那看他。「你剛剛在笑嗎?」唐絕問。「哦,恩。」那人點頭,結果唐絕拿起了弩,「笑什麼?」「笑你可愛。」那只喵晃了晃身子笑著說。

唐絕看著他,「你腦袋有病啊?」「你才有病呢。哪有一個炮成天只往這兒蹭?而且還是蹭山不是蹭情緣啥的。」「哼。你不懂。明教的山有啥難爬的,老子我就是要爬上這山。」唐絕說的好似爬上這山有什麼成就一般,惹的那喵又笑了。「行啊,要不我教你?」唐絕努力的思考了一下對方的提議,可不待他思考完那喵就將他攔腰抱起,蹭的就往山頂上去。

「嘿,怎麼樣?不錯吧?」那喵仍攔著他的腰,唐絕第一次臉紅的不知所措。「你放開我!」所以只能對著對方吼。那喵被他一吼還是笑了笑,「哦。你的臉好紅啊。」「關你啥事!」唐絕瞪了他一眼,「喂,你叫什麼名字?」「明漠。」他告訴了他的名字。

「明天一樣的時間。教我爬山。」唐絕撇過臉,「好啊。」明漠答應他,「快回去吧,晚上危險。」最後提醒了唐絕就先行離開。

其實明漠知道身為唐門的唐絕是不可能學會喵教輕功的,只是想每天都看到他。

一開始,明漠就坐在山頂上調息,結果卻聽見有人在爬山的腳步聲,很重,而且落下的點並不是明教輕功。於是他就好奇了,到底是哪個門派的會來爬明教的山,結果不知的咋的,明漠自個兒卻漸漸的喜歡上他,直到剛才才鼓起勇氣到他身旁,誰知道反而是唐絕先對他開口說話。

唐絕蹭著看明漠,他總想看他的臉,可每次都被明漠巧妙的迴避掉了。唐絕一值不明白、不知道明漠為啥不讓他看臉。總是這麼好奇的唐絕心裡久了也會有個問號。

「挺準時的啊,從唐門衝來明教,很遠吧?」明漠看了眼唐絕身上的大包小包,「哎,你背那大包小包做啥?離家出走?」唐絕聽了翻了大白眼,「你才離家出走!我是要來明教借住一段時間,等我爬上這山才要回唐門。」明漠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那你和我住吧!至少這樣你不習慣明教時還能有個人照顧你。」唐絕大驚,本想拒絕本想拒絕,明漠又早一步帶走他的行李。

於是唐絕就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跟著明漠回家。路途並不遠,約莫五分鐘而已,一到明漠家,唐絕就覺得太簡單了點兒,怎麼連個防人的機關都沒有?接著他就問了明漠,明漠笑了笑,對他說:「我家也沒啥珍貴的東西,況且假如要是真有東西不見了那在買不就得了?」唐絕一聽覺得不大對,「那用錢買不到的東西你怎麼辦啊?」明漠挑起眉,「用錢買不到的東西整天都跟在我身邊呢,不怕不見。」眼見唐絕似懂非懂的模樣,明漠彎起了嘴角伸手揉亂了他那頭長髮。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唐絕來是看著明漠輕而易舉的攀上山頂,而自己則只能從原本和他同一個位置漸漸的落下,明漠直到最後看不下去就會藍啟他的腰將他拎上山頂。和他一起看星空,陪著他談天說地,偶爾聽聽他在唐門自小到大發生的大小故事直到他說累了說想回家了,明漠就會背起他慢慢的走回家。

明教的日夜溫差特別大,不像唐門總是溫暖的,唐絕身上蓋的被子是特別的厚實,可他會踢被子,所以到最後總是蹭到明漠懷裡。而明漠又比唐絕早起,當然唐絕並不會知道他晚上都是抱著明漠睡著的,他只覺得明漠家的被子特別溫暖特好睡而且來特有安全感。

「早。」唐絕揉著眼,本是和明漠打招呼,可現在他不見人影,只有留在桌子上的早飯和一張小字條。"早啊,早飯你起來時應該還有些餘溫,我有事先出門了,晚點就回來了。不要獨自一個人去爬山,我怕你爬不到山頂會難過。"最後還畫了條小魚乾表示那是他自己寫的,唐絕看得好氣又好笑,駔下吃玩了早飯後就去明教轉。不過轉歸轉,他還是有遵照明漠的話沒有去爬他們常爬的山,一直到了快晚上的時候,唐絕慢慢的晃了回家,但明漠還沒有回來。

唐絕和自己說明漠肯定已經在路上了,在稍為等等看吧。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晚上十一點鐘。

唐絕越等越覺得不對,明漠從來都不會這麼晚沒消沒息的。唐絕拿起他的弩就跑了出去,從明教頭跑到明教尾,全程都用輕功在跑,他好怕,怕明漠就這樣不見,唐絕手握著弩越握越緊,最後想到明漠要他不要去的那山,可他現在找不到明漠,拼了命也要爬上去。

到了山下,唐絕將弩背在背後,輕功一躍便開始往山頂上爬,明知輕功爬不上去,他硬是用箭矢刺進山壁裡,一步一步的往山頂爬。已經快成功時,右手那支箭矢刺進的石塊卻鬆動了,另只箭矢也因無法獨自承受唐絕全身的重量而應聲斷裂。唐絕就這樣從山壁上摔下,「我去,這死法也太慘。」想到了自己死法的唐絕翻了白眼,拿下面具等著死亡的迎接。等了很久,什麼痛覺都沒有的唐絕睜開眼,發現自己在一個男人的懷抱裡。

「明漠?」「是我。為什麼半夜還跑出來?」察覺到對方話語裡淡淡的怒氣,唐絕蹭了蹭對方的胸口,「還不是因為你半夜不回家。」「就說了有事。如果我剛剛不在,你摔死了怎麼辦?」明漠看著他,唐絕移開了目光,整張臉都埋進明漠的胸口。明漠嘆了口氣,揉揉他的長髮,「沒事就好了。」接著把唐絕放下。

「你在這兒等我一下。」明漠揚起笑,走到前方不遠處似乎點燃了什麼,走回來時站到唐絕身後,用手摀住他的眼,在放開時,唐絕看見了漫天的煙花,明漠將下巴擱在唐絕間上,唇角廝磨著他的臉頰,「這是我對你的真澄之心,」這話一說完,另一個煙花也綻開,「代表我對你的千衷不渝,」當最後一個煙花出現在兩人腳下,明漠摟緊了唐絕,「希望之後我們能像這無間長情一樣,無論陰陽兩隔,或相隔兩地,我們的感情都能一直延續下去。」

「唐絕,我喜歡你。你願意跟我共度這輩子嗎?」唐絕瞬間刷紅了臉,瞪著明漠,「你讓我看你的臉啊!我的臉都被你看光了,不公平。」明漠彎起嘴角,「可你的臉這麼漂亮,我還怕你見了後就不答應我呢。」他邊笑邊拉下帽子,那是一張特別俊俏的臉龐,有著一金一藍的異色瞳眸,一頭白色長髮,唐絕簡直都要覺得他比女人還美了。「你的臉生的這麼好,為什麼遮起來?」唐絕問他,而那人只是簡單的挑了挑眉,「因為我要給我最愛的人看啊。」此話一出,唐絕的目光在也沒有放在明漠那張臉上,而明漠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時隔良久,「喂,我喜歡你。」明漠登時瞪大了雙眼,「真的啊?」他問。唐絕別過臉,「在問不嫁!」

明漠笑的嘴角都要咧到天邊,直抱緊唐絕,「好好好,不問了。媳婦兒我們回家好不?」唐絕點了點頭,「煙花多少錢啊?」「恩,不貴。為了你,多少錢都花。」「你這隻敗家貓。」

评论(9)
热度(15)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