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_停滯期。

【神鵰俠侶 / 過靖】那些年我追的郭靖。(1)

*注意事項*

1、人物帶入新神鵰俠侶(陳曉 鄭國霖版)

2、小龍女性轉

3、人物性格有些自我流

4、坑大,完成日期不知

5、學園PARO

6、待補。


——————————————————————————————

大宋高中,新生入學。

校門口熱鬧的學生們正為自己的社團招攬著新生,唯獨一個少年不迭不忙的從人群中穿梭而過,就坐在角落的樓梯那,一個人靜靜的吃著早餐。他的雙眸裡沉沉的,如同深海一般望著眼前的景象,吃完了最後一口的早餐便站起,嘴角勾起了一絲絲不明顯的笑容,一如他身在這個不明顯的地方一樣。

一個面貌清秀的男子從那少年眼前掠過,少年眼睛一亮,馬上追了過去,「師父!」然後一頭撞在了那人的背上。男子轉過身,用手指戳著少年的額頭,「過兒,我不是說過在學校不許這麼叫我的嗎?」話雖如此,面容卻逐漸柔和了下來。少年笑了笑,稍稍皺了眉頭,「可是,這樣過兒不習慣啊。」男子看著少年,也跟著笑了出來,說道:「罷了罷了,隨便你好了。哎對了,記得準時到禮堂啊,我先走了。」提醒完少年後就往禮堂的方向走去。看著那人離去的背影,少年揉亂了自個兒的頭髮,「哎唷麻煩死了,當初幹嘛答應啊這是...。」

八點的鐘聲敲響,所有師生就在禮堂就坐,等待著各種致詞。

這屆恰逢大宋高中創立以來最美的學生會長交接,後台卻是各種雜亂吵鬧。「我的致詞稿去哪了?!!!!!」高了八度的話語,正是那個最美的學生會長——李莫愁的聲音。一旁的黃蓉閉起眼睛皺起眉頭,「在這呢!」然後舉起手上的稿子往李莫愁那塞去。「怎麼在你那?」李莫愁看著懷裡有些爛掉的稿子,接著抬起頭問黃蓉。「你自己亂丟,我幫你撿了還這樣態度,學姐這樣不好啊!」因為剛剛被對方高八度的聲音震的頭疼的黃蓉不帶好氣的回答,眼見兩人就快要吵起來,一直在旁邊觀戰的郭靖終於出聲制止。

「好好好,找到就行了。別吵了。」本坐在椅子上重新檢視稿子有無錯誤的郭靖站起勸架,順便理了理衣服,整理了儀容。倆人也給了郭靖面子,黃蓉坐回郭靖身旁的椅子,雙手交叉擺在胸口看著這一片狼藉的準備室。正當裡頭好不容易安靜些,準備室的門被推開,那是學校的校長王重陽。「莫愁、郭靖,要準備上台了。準備好了沒?」一如以往的溫柔聲音裡還是帶著那般不可侵犯的嚴肅,李莫愁也不敢再繼續胡鬧。李莫愁和郭靖點點頭,王重陽給了他倆一個淺淺的微笑就關上了門離開了準備室。

然而少年,遲到了。

他從禮堂旁的門進入,恰巧被他師父抓個正著。「....師父....。」少年嘆了氣,撓了撓後腦袋,低頭抬眸好似怕傷害的小動物一般看著他的師父。「還知道怕啊?」氣質如冰山的男子面不改色的看著少年,「當然知道啊...。」師父您如此的恐怖,徒兒怎麼不怕呢....。少年後面的話全吞在嘴裡,不敢說出口,只怕自家師父會皺任何一下眉頭,到那時自己的下場更淒慘。「知道怕還不聽我的話?」男子挑起英眉,打趣的看著對方。「哎唷就........」還在找理由解釋的少年被那人拎起耳朵,「還想狡辯?快去整理!等入學儀式結束後你來找我。」聽了這話的少年也無法拒絕,只能頭低低的答應了男子,往新生代表的位置走去。

當少年入坐,李莫愁也正好站在了定位,準備致詞與學生會長交接。

「今年,我將要把學生會長一職交給郭靖。同時也謝謝各位的支持。」淺淺一笑後,把掛在自己身上那條印著學生會長字樣的臂徽給了郭靖,一鞠躬,下了台。郭靖接過臂徽,並沒有急著別上。反而是放在了講桌上,臉上揚起笑容,開始致詞。
「恩,大家好。我比較不會說話,所以長話短說就好。可以擔任這屆的學生會長,是我的榮幸,也很感謝大家的支持,希望在我就任的期間,沒有什麼打架之類的大事出現。就是校內風氣可以更好,規定也勞煩各位配合了,謝謝。」平時就不太說話的郭靖,雖有稿子,但要他在這麼多人面前說話,也真是讓他緊張的手心直冒冷汗。少年坐在台下,冷冷的哼了一聲,眼裡出現了不屑。

「好的,接下來是,新生代表致詞。」黃蓉從郭靖手中接過麥克風說道。

黃蓉說完後,過了約十秒,才見少年慢慢的走上了台,順手拿了黃蓉手上的麥克風。那一系列的動作直叫人覺得他桀傲不遜。老師們的目光紛紛變的複雜,就僅王重陽揚起了淺藏的笑。「大家好,我叫楊過。是今年的新生代表。剛剛那位名叫郭靖的新任學生會長說過的話,我相信台下的你們都認同的。但是我,雖然認同,但會不會履行,卻是另一外一回事。當然校風能變得更好那更加不錯,可變得更差,有一部分的責任要歸咎在郭會長身上,當然我們也是有責任的。那、希望大家能夠好好遵守,學業成績也更加進步。謝謝大家。」名為楊過的少年致詞完畢,草草的送上了笑容,轉身將麥克風還給了黃蓉走了下台。

楊過,一個在開學第一天就與郭靖不對盤的新生代表。

(第一章 完 / 純文字共1546字)

评论(3)
热度(15)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