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_停滯期。

【刀亂 / 俱燭】大火。

我對不起大家,我沒有先打求愛←

其實我只是想寫第一段話,但是又想不到CP,最後只好寫可以虐的伊達組(垃圾

※OOC有。

※燒傷梗、學園paro、私設有。

※很爛的交代方法(?)有。

—————————————正文。

我有一個、一直都很想征服的世界。

然而當我一轉身,才發現我想征服的那個世界

——是你。

「俱利醬!早安!」青髮的男子揮揮手便搭上了被他稱呼為俱利醬的男子的肩上。

那人金色的眼睛充滿著冷漠,「早。」連說話的語調也是。

因為這種個性的關係,幾乎沒有人敢和他當朋友。只有從小一起長大的燭台切光忠不曉得為什麼,完全不害怕他。

「俱利醬今天也吃吃看我做的便當吧?」光忠轉身拎著便當在他眼前晃動著,然後露出一抹笑。

一個與他完全相反的人。

燭台切光忠,唯一與他相同的就是那雙金色的眼睛,其餘的地方、完全不一樣。

在學校裡的人緣好的不得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總是喜歡說著自己很帥。不過也算可愛的地方?

「怎麼怎麼,吃吧!」廚藝很好,這是大俱利伽羅第一次吃到光忠親手做的便當的感想。

然而漸漸的每天都有得吃,也習以為常。

接過便當,打開發現裡面的配菜是玉子燒、小章魚…等與自己完全不搭的少女配菜,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喂、怎麼回事啊?!」捂著半張臉,稍微有些臉紅的大俱利看向光忠,「啊,想說一直沒試過給俱利醬做這種菜色,所以…啊哈哈。」光忠搔搔臉頰笑道。

可惜的是,這種日子不多。

因學校家政教室的瓦斯突然爆炸,光忠離爆炸的地方最近而被緊急送入了醫院。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燭台切光忠,為什麼你要去救別人?」大俱利在光忠病情一直沒有好轉的時候,總是守在他的身旁,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緊握雙拳的手上。

傷勢過重、放棄急救。

那是一個禮拜過後的事。

「為什麼…你在我轉身的時,漸漸的脫離了呢?你是我的,全世界啊。」

评论(4)
热度(7)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