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_停滯期。

【全職 / 周翔】回憶二十題之聲嘶力竭叫你的名字卻無人回應。

這時候,就要來澄清了。

雖然標題還蠻BE的、但是、內容絕對逗比又HE

每次都在大半夜更文會不會被嫌棄啊,而且都很久才更一次(超級失智)

正文以下(?)

輪回班的夏休期—鬼屋探險。

其實周澤楷本來是和江波濤同組的,不過江波濤後來突然說了一句:「小周,我不敢玩QAQ。」於是獲得周澤楷點點頭,他就待在外頭替其他人顧行李。

最後周澤楷和落單的孫翔一組。

進了鬼屋之後,發現這屋子還挺不小的,像極了個迷宮。

孫翔抓著周澤楷的衣襬,跟著他繞,結果又繞回同一個地方。孫翔受不了後,直接問了周澤楷到底知不知道路,結果換來的是周澤楷的沉默。

「握槽..你不會再亂走吧...」儘管孫翔是輪回班的班導,但這不表示他不怕隨時都會跳出來嚇他而永遠都嚇不了周澤楷的鬼。

周澤楷也不說什麼,就是繼續走,遇到岔路左轉,沿路罵操的孫翔開始唾棄那些鬼了。

孫翔嚇了一身冷汗之後照了照鏡子想要打理一下自己的頭髮,結果卻看到鏡子裡自己和周澤楷身後有個人影。

原本孫翔是想要揮手打個招呼的,後來想想不對啊,不是說好一次能放一組進來而且一組還只能是兩個人麼?

多了個人是怎麼回事?這不科學!

孫翔拉拉周澤楷的手,哎你有看到鏡子裡有個人麼?

周澤楷轉頭看,搖搖頭。

孫翔又看了眼鏡子,再回頭看身後,「靠!」他發現他被鏡子的小把戲騙了。

周澤楷領著又惱又羞的孫翔繼續往前走,通道越來越窄小,到最後居然只能給一人通過!

幽暗的白色燈光讓窄小的通道多了幾分詭譎,周澤楷轉過頭對孫翔眨眨眼,然後說了句我先後便側著身子進了通道。

過了良久都沒有周澤楷的聲音和身影,之前如果周澤楷先去前面的話他一定會再走回來陪孫翔的,但是現在,他,沒有。

氣急惱羞的孫翔站在通道前大喊周澤楷的名字,可是沒有回應。「媽的!周澤楷你也跑太快!」他邊罵邊走進通道,一跨入的瞬間,通道兩邊的鐵柵門都關了起來。

孫翔頓感世界滿滿的惡意都朝他集火了過來。

「我操.....哪個王八蛋設計的?還要不要臉啊?不要了是吧....」孫翔無語的看這入口的門,門上卻越來越多隻噁心的手在門縫揮來揮去的,好像巴不得把孫翔給剝皮吃了。

「靠!!!這門總該有鑰匙吧!!!」抬頭一個白眼和怒吼,意外的看見了鑰匙所在。

鑰匙掛在天花板。

為了不讓外頭噁心的手碰了自己,孫翔只能撐開長手和長腿撐著牆壁往上爬,每爬一步,孫翔都覺得那個鐵柵門快被扳壞,於是就越來越急。

終於勾到了鑰匙,拿下來之後,大水就從頭頂上灌了下來。孫翔被大水沖濕了後不忘看了入口處,他發現那個鐵柵門是真的快被扳壞,馬上用比爬上去多了不知道幾倍的速度下來。

地板上的積水已經淹到了孫翔的小腿,孫翔也顧不得新買的鞋髒了就死命的往出口處奔跑。當他打開出口的門那瞬間,通道的排水系統也被開啟,入口處的髒手也都收回。

出口處的亮光讓孫翔到心安,當他向前走,迎接他的卻是電梯。

而電梯上方掛著大大的出口二字,孫翔看了看四周也沒任何通道,就進了那電梯。

當電梯門關上的一瞬間,電梯如自由落體般落下,孫翔又感受到世界惡意。

事實上,這就是特殊設計的自由落體式電梯出口。

經過短短三秒,孫翔安然的從電梯走出來,面對的是乾乾淨淨捧著毛巾等他的周澤楷。

「.....出來...了。」周澤楷對他揮揮手,孫翔一皺眉頭就衝過去揪著他的衣領,大吼:「你他媽怎麼一下子就不見了?你知不知道那裏很可怕啊?」

被揪著的周澤楷掰開孫翔的手,用乾淨的白毛巾輕輕擦拭著孫翔濕漉漉的頭髮,「我....掉下去。」周澤楷眨著那雙漂亮的黑眼睛看著孫翔,「抱歉...。」

孫翔看見周澤楷的表情噗哧一聲就笑了,他抱住周澤楷。然後抱住後大概過了五秒他才反應過來自己是濕的。本來想離開周澤楷,周澤楷卻說沒關係,繼續擦拭著他的頭髮。

评论(6)
热度(17)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