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染_停滯期。

【劍三 / 策明】天策和明教的故事。※BE注意

cp故事,大概是一系列的(?
但是這邊天策和明教沒有取名字,之後有空想到在貼一篇上來吧。

*後面天策入門派唸的那堆我換成舊天策門派詩了,還請不要見怪。

*BE注意。

———————正文

天策總沉著一張臉,冷冰冰的,好像有低氣壓壓在他頭上似的。

大家看見他都往旁邊讓,偏偏總有一隻貓,只會往他身上蹭。

東蹭一口,西咬一下的。

然後沒事就在他身旁晃呀晃的,露出兩顆漂亮的小犬齒說著西域的故事。

「我給你說呀,西域的醋魚好吃極了!」明教的中原話說的有些不標準,帶點西域口音,可還是聽得挺清的,而且還挺可愛的。

天策一雙灰藍的眼眸看著對方一金一藍的眼睛,「恩。你不懷念麼?」他問。

明教偏偏...

【劍三 / 蒼花】蒼雲和萬花的故事。(be注意)

好久不見了。
內含一點點花蒼,還請不要見怪。

_正文↓↓↓

燕曜十四歲加入蒼雲軍,十五歲在雁門關的茫茫大雪下遇見墨書影。

儘管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自己非常狼狽,不過墨書影還是笑著說了,他說那時候的燕曜長得很漂亮,根本就不像是個會從軍的人。簡單說,他大概覺得燕曜是從七秀坊來的。

「不冷麼?」十五歲的燕曜身高倒是挺高的,他低頭看著約莫只有十三四歲的墨書影問。
墨書影抬頭看著對方,一雙深紫色的雙眸眨呀眨的,「唔,不大冷。」他揉揉自己凍紅的鼻子說。
燕曜挑起眉,「得了吧,看你紅透的鼻子。等我一會。」墨書影只得點點頭,站在原地等燕曜回來。
沒多久後他就看見了那一身黑的人懷裡抱了毛絨袍子,走近後就往他頭...

【排少 / 牛及岩】遺憾,摯愛。

*及岩BE。

信箱裡有一封,有著喜氣紅色的信封。
岩泉看到的第一眼,心裡想法不是刺眼了,
「終於有個人能好好的寵著你了吧。」他笑。

高中時和及川有著複雜的關係,已經不單單是二傳和ACE的關係了。

曖昧著,但誰也沒有跨過那一步。

畢業後雖然沒有斷了聯繫,但岩泉知道那層關係已經被及川抹去了。
也不是無聲無息,及川畢業時在他耳旁說的畢業快樂,他記憶猶新。
只因為他聽出了及川話中的意思。

「分開吧。」話裡的意思,就是這三個字。
那時岩泉還想著要是自己沒那麼了解及川徹這個人就好。
還能裝傻繼續著這段複雜的關係,或許也能阻止牛島和及川告白也說不定?

後來,牛島和及川的聯繫越來越密切,當岩泉偶爾和及川...

【排少 / 牛及】無標題。

—Be注意。

沒人能管住別人。
能管住的只有自己。

就算是球場上的神明大人也是。

他愛及川,愛透了。
對他來說及川,像極了煙火。

燃放,隨後在天空中綻開。
很美,但也只是曇花一現。

牛島常看著那時暑假和及川出去玩被及川拍起來牽著手的照片,他想問,
到底是真的愛他,還是只是新鮮感?

「小牛若,我不會去白鳥澤替你傳球的,放棄吧!」及川做著鬼臉,說完後還吐出舌頭。
「但是我會在你身邊的。」在要跟著青城的夥伴一起走前他輕輕的拋下這句話。

那時牛島相信著。
並且深信不疑。

現在呢?

牛島看著照片笑了出來,誰知道。
也許哪天,他就回來了,或者他們一起離開這段感情了也說不定。

【劍三 / 策明】BE向30題-題1。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策明

*題1-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那是他第一次離開西域,來到長安。

他不像其他明教一樣推著小攤車來長安擺攤,他只拎了一隻貓。

那隻貓的名字叫球球。

他在街上晃啊,球球就跟在他腳邊。

沒多久後他就發現球球不見了。

被一個銀甲紅裝的男人抱在懷裡逗弄著。

「這是我的貓。」他走向男人,指著他懷裡的球球冷冷道。

「貓養貓?把帽子拿下來吧,走進了別人的地盤別這麼高傲啊!」天策笑了笑,作勢要扯下對方的帽子,「不許拿下我的帽子。」然後就被警告了。

天策挑起英眉,「哦,西域來的特別不一樣。特高傲。」他把球球放在地上,球球還朝著他的靴子蹭了蹭才回到明教身邊。

「順帶一提,我是這兒的城...

【TMR / Thominho】煙火。

先做一個假設。

如果Minho站在原地,那撲過來的會是Thomas。

那如果換成Thomas站在原地呢?
誰能夠肯定那傢伙的瞎卡腦袋在想些什麼。

-

Thomas曾經問過Minho,怎麼不怕自己被拐走。

而後者只是勾起往常自信的笑,站離對方約五十公尺的距離,接著伸出手。
然後Thomas就衝過來了。

他笑了笑,看,只要我伸出手你就過來了,我怎麼會怕你被拐走呢?

Thomas撇過頭,那你呢?

Minho偏頭,我不知道。

-

煙火。

對於這個人,Thomas只能形容他是煙火。
永遠都無法確認他的心意,幾乎瘋狂的想看透他的眼睛。

曇花一現般的,瞬間消逝。

-

愛他嗎?
答案是肯定...

【劍三 / 蒼策蒼】不全。

大家好,我是be狗。
我們先做個小約定!

第一、別寄刀片給我。
我是真愛相信我!

第二、說好不打臉。
朕靠臉吃飯的,怪不得這麼瘦!

然而我希望我可以,寫些傻白甜來安慰自己沒有爹當情緣的痛。可我發現我只能發洩我滿腔怒火!(牽拖

【蒼策蒼】不全。

***

從何時開始的?
他的臉上已經爬滿倦容,沒有以往義氣風發的模樣。

已經成了疲倦的對話,那滿臉的無奈,被雁門關前的雪花一點一點慢慢覆蓋。

「李宸!李宸!你快醒醒...」一身漆黑玄甲的男子正劇烈搖晃著倒在雪地上一身銀甲紅裝的男子,那人雙眼半睜,嘴角帶著血絲卻擒著笑。

「別喊了...我很累。燕楚孫你讓我睡一下好不好?」李宸抬起手,抹去燕楚...

【劍三 / 蒼策蒼】最喜歡的。

嗨!好久不見!

算是暫時短更吧,不曉得又會消失多久。

謝謝戳關注的人!

***

※BE,註定回不來的天策。

******

你說我養的馬不漂亮,成!

那以後我的馬都給你養。

你說我這一身玄甲太黑了,不好看。

那也成!

我換一套朔雪讓你瞧瞧。

可是,當我說我喜歡你時,

你怎麼連眼睛都不肯睜開看我了?

【神鵰俠侶 / 過靖】選擇。(小段子)

表問我為啥更文量特別多。

因為我就是、腦子進水(X

——————————————注意事項。

1、全程無提及姓名,只有他跟他。

2、出車禍的是郭靖,告白的是楊過。

3、沒頭沒尾。

——————————————正。文。


也許他從來就不記得他。

也許他從來就不知道他們在一起過。


也許,也許,他失憶前是很愛他的。


「我喜歡你。」那天他笑著對他說,「啥?」然後他嚇了一跳。


「我喜歡你啊。」

「…哦。」

「交往吧?」

「…嗯。」他的臉紅透了。


再接著,他出了車禍。

除了他,他誰都沒有忘記。


「喂,你記得嗎?」每天他都這樣對著他說,

然而每次都是「...

【劍三 / 明唐】大漠煙烽起。

 @▶HaYa‖翎 →娘子,說好的明唐給你啦。

好的,我的喵哥還沒滿等。

但是我要來更文了!!!!!!!!!!!

BTW,取名無能,題不對文。

————————————注意事項。

1、唐絕最後仍然沒有自己爬上山。

2、明唐,成男X成男,非BG。

3、OOC,OOC,OOC。

————————————正。文。

人人都說明教的山不要爬,可那人偏愛去爬,叛逆的很。

那是個剛出師的炮哥,名叫唐絕。

別人去明教通常是解任務、蹲情緣,再不然就是去三生樹觀光,除了他,唐絕,是去爬山的。

為此唐門的師兄弟們都在笑話他。大家見了唐絕就對他說一句:「哎喲又要去當喵啦?」...

這裡南染,雷點不多<幾乎沒有
歡迎大家交流!

只是天策府裡的一只懶狗。
喜歡蒼爹但總是蹲不到,已釋懷。

情緣是一隻明教,大傻逼。